<
我爱看书网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之嫡女独宠 >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终成姨娘
    沛菊见三爷把他认成了瑶珺,便惊喜的点头应下了,为了以防万一,叶世忠什么时候再醒过来,她又含了一粒府里寻常给老爷们准备的**的妙药。

    沛菊含着药丸,迎上了叶世忠的嘴唇,把药丸推送进了他的嘴里,叶世忠咽下药丸,说道“呵呵,府里的东西,瑶珺你竟然怀疑我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叶世忠便把沛菊拉进了香账内,“瑶珺你穿的什么好难解啊。”一阵裂帛的声音,沛菊身上的衣物便全被退去了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抱着沛菊的腰,亲吻着她的唇,抚摸着她战栗的酥胸。虽然之前已经看过很多的春宫书,但真的这样做了,沛菊还是很紧张,可是却随着他的一阵抚摸,腿间有一片潮湿。

    “瑶珺,你怎么这么紧张,不要紧张,我不会让她们知道,你今夜来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沛菊听着叶世忠的话,觉得他是彻底的把自己当成瑶珺了,心中不免一阵悲凉,她发现她想要的更多了,她想要三爷完完全全的爱上她,而不是把他当做瑶珺的替身。

    她缠上了叶世忠的脖子,放开自己尽情的喘息**,想象着下午听到这种声音时的感觉,不停的在叶世忠身下扭动自己的身体,希望叶世忠至少能爱上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瑶珺你今天可真主动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分开了她的双腿,把自己的硬物抵在了她的入口处,毫无怜惜的一枪刺入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沛菊痛的惨叫出声,她还未缓过神来,便迎来了叶世忠毫无怜惜的冲刺和**。

    血顺着沛菊的腿间流了出来,她想大概是她下的药太多了吧,可是三爷要了她了。

    一夜的恩宠,没有半分的疼爱,只有霸道占有和发泄,沛菊尽量让自己叫起来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痛苦,她扭曲着自己的身体配合着叶世忠的侵略,凄美的嗓音回荡在香账之内。

    她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,死在三爷的一夜恩宠里。

    天亮了,王氏一夜未合眼,她听身边的雪雁说,三爷收了沛菊了,心中一阵欢喜有一阵刺痛。欢喜她的男人终于恢复了,刺痛他身下压着别的女人,以前是瑶珺现在是沛菊。

    天微微亮的时候,一场侵略才结束,而等沛菊醒来的时候,早已不见了三爷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她心下悲凉,可是却又萱草喜笑颜开的恭喜她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沛姨娘。”

    “萱草,你快起来,怎么给我跪下了。”萱草是新进老夫人面前比较受宠的丫鬟,是老夫人决定把她送上三爷的床之后,新选上来的丫鬟。

    “沛姨娘还不知道吗,老夫人已经做主了,给三爷帮忙把沛姨娘收房,沛姨娘快些收拾收拾去给三夫人请安吧。”

    一夜恩宠从丫鬟变姨娘,沛菊不是不高兴,可是一动身下,却疼的要命,想起了昨夜毫无感情的宠爱,沛菊心下一阵悲凉。

    又想起叶世忠抱她上床前说的那句话‘呵呵,府里的东西,瑶珺你竟然怀疑我的能力’,沛菊一下子失了魂魄般的,一动不动坐在床上,难道昨夜三爷并没有被药丸迷住,否则他怎能知道,给他吃的是府里的药丸。

    萱草本来是羡慕沛菊的,因为她从此以后就是姨娘了,有人伺候了,可见沛菊一夜醒来,竟好像失了魂魄一般,心下又庆幸,看来昨夜没那么好过啊。

    沛菊忍着身下的痛,走到了三夫人王氏面前,恭恭敬敬的跪下来,递上一杯茶,王氏却不接那杯茶,只让沛菊在那儿跪着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王氏才伸出手来接过那茶,轻轻饮了一口便放下了,伸手扶起沛菊说道,“快些起来吧,以后你就住莉香苑吧,记住了好好伺候老爷。”

    沛菊跪了一个时辰,此刻已经意识模糊,只语无伦次的说道,“贱妾谨遵夫人教诲。”

    说完人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氏冷冷的看了沛菊一眼,又着急的说道“萱草快把沛姨娘送到莉香苑去吧,想是昨夜三爷宠爱的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萱草是激灵的,看出来了这王夫人对沛菊是面和心不合,眼下只低着头应下来,让人把沛姨娘送到了莉香苑,便又差芙蕖给老夫人送信儿去。

    兰苑的老夫人本来挺高兴的,不管叶世忠是不是一大早就出门了,但终归他收了沛菊,算是给了她做母亲的面子了,可是现下听芙蕖这般回报,便又阴下脸来说道,“告诉沛菊让她安心养身子,养好了身子来兰苑请安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向不允许妾室踏进兰苑的们,如今却让沛菊来请安,意思很明显,就是告诉王氏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。

    珞凝本来对王氏印象极好的,她觉的这个三婶平日里总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,不像是能刚侍寝完的妾,在地上跪一个时辰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珞凝又拿出了那日母亲画的画像来,总觉的哪里不对劲,这瑶珺长的很像一个人,可她就是看不出像那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她正在琢磨着,听到外面一阵喧哗,“绿珠,外面为何事喧哗。”

    “回小姐儿是十一小姐闹起来了,她今天也想去庙里上香,可是老夫人随便找了理由,给她禁足了,说一个月之内不准踏出府门一步。”绿珠回到。

    珞凝一听就觉得真够奇怪的,于是说道“是祖母禁她的足,她跑我这儿来闹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绿珠有些语言又止,接着又说道,“府里的下人说,昨天咱们回来的时候,告了十一小姐一状,说十一小姐私会男子,传到老夫人耳朵里,老夫人才罚了十一小姐。”

    珞凝一听心下黯然,说道“原来是祖母在敲山震虎呢,她老人家聪明一世,怎么可能看不出我昨天利用沛菊的事情,今日沛菊又升了姨娘,祖母为了报沛菊的颜面,便只好把我抬出来了,这是在提醒我,这个家的主人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祖母真的有那般的好手腕,为何会没发现吴姨娘的企图心,这句话埋在珞凝心里,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十一小姐那怎么办。”绿珠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珞儿放心,母亲已经罚了她了,让她跪在璟苑门口。”刘氏一边进来一边跟珞凝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母亲。”今儿这事儿,就得母亲出面,若是她自己出面总有些牵强的。

    今天是庙会,赶热闹的去上香的人都特别多,珞凝和母亲分别成了两顶轿子,一前一后的跟着,丫鬟们走在轿子外面,随时听候夫人小姐的吩咐。

    在穿梭如织的人群里,珞凝忽然看见了一个人,那眉眼儿,那脸型,像极了母亲的那副画像。

    可惜只一瞬间,那女子便又消失在人海里,再也找不着了。

    珞凝的脑海里不断的回忆着那女子的容貌,竟然跟记忆深处的一个面容合在了一起,她想起来了,那日在庙会上诬陷哥哥的人,就是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她为何不惜撞柱而亡,也要诬陷哥哥呢,她到底求的什么呢,求财,不对,人都死了,还怎么花呢,同样的也不可能是求名分。

    那便只剩另外两种可能了,一个是报仇,一个是被人挟持。

    哥哥不可能跟她有仇,那便是被人挟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