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我爱看书网 > 都市小说 > 蓁命为凰 > 正文 第168章 不要再试了
    顽灵仙翁说完,诸神都若有所思的表示赞同,尚且此事关于天帝颜面,他们也是不好多说什么的。

    覃骁虽然心中窝火,却也只得暗自咽下。

    “麒炎上神若能戴罪立功,自是极好。然对抗魔君,非麒炎上神一力之为,我们天界诸神众仙,也应做些什么才是。”太上老君提议道。

    天帝道:“魔族尚无明确挑起六界之争的行动,天界不宜有过多的举动,便让麒炎上神在下界暂且履行原责吧。”

    太上老君不以为然道:“麒炎上神本是天帝暗中放出,依他的能力,若想不为人察觉,自然能够办到,既然身份泄露了,便说明当时情况复杂。无论何由,如今魔君也定知麒炎从东海出来的消息,以他的行事风,定会早做准备,我们也要早做应对之策才是。”

    天帝微微颔:“老君所言不无道理。既是如此,便传旨下去,着天界各营提早做好迎战准备。”

    ※※

    入夜,凤蓁将解灵石交给白曜,自己则是默念口诀进了解灵石中,如此白曜可隐身潜进苗疆王庭而不易被人觉。

    白曜有着千年修行,自可一路畅通无阻的躲过守卫们的眼睛,直达苗疆王的寝殿。

    冷心的提醒在前,不可贸然让白曜自己接近苗疆王,在进入寝殿之后凤蓁便从解灵石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曜,你守在门口,若外面有何异常也能及时提醒我,我去看看那苗疆王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白曜绝不会放任凤蓁一人前去冒险,本想和她一起过去,但又觉得她此番话不无道理,他要替姐姐保证这苗疆王的寝殿绝对的安全也是极为重要的,若是姐姐有危险,他还可以及时救她并带她离开这里,这么一想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见白曜专注的盯着门外,凤蓁安心笑了笑,转身轻步走向苗疆王的内室。

    宽荡的寝室里到处透着一股迫人的紧张感,凤蓁丝毫不敢放松警惕,确定没有隐藏的机关或是危险后,才敢继续朝着床前走。

    凤蓁躲在距离床前几尺远的纱帐后静静看了床上的苗疆王片刻,微微眯了眯眸子,猛然抬手,一支袖箭直朝苗疆王的眉心射去。

    然而,却在即将碰至苗疆王的身体之时,袖箭猛地被震了回来,凤蓁清楚地看到那一刻,从苗疆王的身上向外散出了强烈的寒光,就如同刀剑相碰时的激烈白光。

    待到袖箭完全消失之后,那些光也随之消失了。

    凤蓁可以确定,在苗疆王的身上,藏着能够庇佑他的法器,只是具体是什么,在他身上的哪个位置,因方才强光耀眼又极其短暂,她暂未看清。

    她的袖箭是离墨送给她防身之用,被施加过法术,所以能不被苗疆王所察觉,她决定再试一次,确定那法器的具体位置后,好想办法将其给偷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抬起手的瞬间,一道白光突然出现,将她和白曜强行带出了苗疆王庭。

    城中寂静的深巷中,待凤蓁和白曜的意识恢复清醒后,便见一个戴银质面具的男子站在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凤蓁一下子就认出了他,是之前曾救过他们的那个神秘人,虚无。

    “是你将我们带到这里的?”凤蓁问。

    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复杂而深沉,却是不曾直视过凤蓁的目光,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以指为笔,在纸板上写下一行字: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凤蓁直直的看了他半晌,才问:“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那里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他继续写道: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。只是突然有所感应,你在这里。那样做很危险,你不要再试了。

    凤蓁缓步又向他靠近了几分,仰头审视着他幽深的双眸,忽然抬手覆上了那张冰凉的面具。

    而他的手也在瞬间握住了她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让我看你的样子?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他这次没有在纸板上写任何东西,而是松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凤蓁的手有些颤抖,停顿片刻,终究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去看那张面具下的脸。

    她转身,不再看他,“你走吧。无论你是谁,都不能阻止我想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蓁蓁!他们在那里!”

    巷子前方传来麒霜的声音,虚无一下子便闪身不见了,凤蓁抬手抹了把脸,朝麒霜和离墨扬了扬手。

    白曜很是吃惊,似是不敢相信能在这里见到他们。

    麒霜一过来就拉起凤蓁的手,“下午的时候,我和离墨在街上看到你们了,你们怎么也来苗疆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替祺王来的,具体的以后再跟你们详说。对了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麒霜的神色突然有些为难,倒是离墨张口说道:“我们是陪麒炎那家伙来找千年寒冰锁的。”

    麒霜回头看了离墨一眼,传音道:“不是不能提麒炎吗?”

    离墨挑眉:“能瞒得住吗?”

    凤蓁没有什么神色的变化,只是“哦”了一声,便没再继续问。

    麒霜又问:“刚才那个戴面具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他说他叫虚无。”

    “虚无?”麒霜哈哈笑了两声:“怎么会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?”

    凤蓁淡淡笑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凤蓁,你和小狼大半夜的在这里干什么?”离墨将胳膊搭到白曜肩膀上,摇着扇子问道。

    凤蓁看了一眼离墨,眸光微闪,说道:“老妖,霜霜,既然你们在这里,不如帮我一个忙吧。”

    离墨和麒霜对视一眼,便闪身带着凤蓁和白曜到了指定的地方。

    自然是苗疆王的寝殿。

    离墨皱眉:“小凤蓁,你让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一个大男人睡觉有什么好看的!”

    “蓁蓁,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?”麒霜看起来很是兴奋,一个劲的抓着凤蓁的胳膊问来问去。

    凤蓁没有回答他们,而是又朝苗疆王射了一枚袖箭出去。

    当白光从苗疆王的身上散出来之时,离墨和麒霜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,过了一会儿,麒霜忽然拂袖一挥,苗疆王的被子和上衣便都被扯了去。

    几人不禁瞪大了双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