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我爱看书网 > 都市小说 > 收租从十套车库开始 > 正文 第五十章 小试牛刀,要一只手!
    龙小斌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,傲视天地的能量已经与他融为一体,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,神清气爽!“完了完了!”

    卓凯突然一脸惊慌的跑回来,江河川来了!”

    江海风闻声大喜:“草,老子看你们怎么死!”

    龙小斌有了【武圣】神技,底气十足,抬手就是一巴掌:“让你说话了吗,草!”

    江海风被一巴掌打得顿时懵逼。

    你特么还敢动我?

    “你疯了?

    江河川要知道你打他儿子,他非要你的命不可!”

    卓凯急道。

    “今时不同往日……不对,现在不同刚才!”

    龙小斌霸气无比。

    卓凯气极反笑:“刚才和现在有特么区别吗!你小子!告诉你,江小姐要不全力保我们,我们都得完蛋!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龙小斌傲然走进江家别墅,卓凯在后面扶着江海风,前者一脸苦逼,和那边站着的谭力表情一致,就跟谁欠了他们八万块钱要不回来似的。

    高逼格沙发上坐着两个人,一老一少,年轻人是江中龙,另外那位年纪大的,便是他叔叔江河川,江映雪在他们对面坐着。

    江河川看见儿子别绑,头顶冒血,顿时瞳孔收缩,眼神冷冽无比:“什么意思,把海风绑上干什么?”

    江中龙也没想到会这样,很责备的瞪了眼江映雪,道:“叔叔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,您先别急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”

    江河川冷道,“好,我就听听,是什么误会!”

    江中龙也不知道事情始末,暗暗焦灼万分,江映雪却在看着狼狈的江海风窃笑,再看龙小斌,眼里带着几分赞许。

    “映雪,快给叔叔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江中龙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江映雪一时也想不到好的措词,她从四季酒店出来,看见江海风的车没走,料定他要找龙小斌麻烦,这才让卓、谭保护,可她也没想到他们会把江海风绑回来啊。

    龙小斌上前两步,道:“今天这事没什么误会不误会的,要不绑了他,他非得伤了自己不可。”

    江海风大怒臭骂,江河川一脸黑雾:“你先别说话!龙龙,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叫龙小斌,是映雪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江中龙也在纳闷,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还有龙小斌的事?

    “救命恩人?”

    江河川恍悟,“就是他医治了映雪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江河川目光锐利的看着龙小斌:“既然你是映雪的救命恩人,那我就给你说话的机会,你说,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面对儿子的狼狈,他现在的怒火足以灭世,但为长辈,必须得有长辈的姿态,而且对方既然是映雪的恩人,那就是算是江氏家族的恩人,面子一定要给。

    龙小斌言简意赅:“我帮江小姐谈了四季酒店的协议价,江海风觉得我做得不对,就叫人对付我,江小姐怕我吃亏,就叫这两位兄弟保护我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江海风火冒三丈:“放尼玛的狗屁!你帮映雪谈协议价,我为什么要觉得你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也奇怪呢,不如你说说,我帮她谈协议价,你为什么不爽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爽了?

    尼玛!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找人堵我?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!”

    江海风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你看,无话可说了吧?”

    龙小斌一本正经说,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看江小姐不爽,又不敢得罪她,所以想把怨气撒我头上来。”

    江海风这个气啊。

    这小子也太特么能搅和了吧?

    老子虽然是看江映雪不爽,但找人堵你纯粹是因为看你不爽!江中龙不明就里,但是看龙小斌三言两语就把江海风说得面红耳赤,哑口无言,心里就叫爽。

    “龙先生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,海风是映雪堂哥,怎么会看她不顺眼?”

    江中龙假惺惺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误会吧。”

    龙小斌真给面子。

    江河川知道自己儿子没那么傻,就算看不顺眼江映雪,他也不应该直接找人对付她的人。

    但眼下儿子哼哧哼哧得说不出来话,他也不好挑毛病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误会,那你绑上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问。

    龙小斌笑道:“我要松绑的话,他肯定得跟我打,他要打我,我肯定得还手吧?

    我一还手,不就伤他了?”

    谭、卓俩人齐刷刷愣住。

    好家伙,你小子可真能装逼啊,我们俩联手都不是江海风的对手,就你,伤他?

    你可真有脸装!你把他打晕都是靠背后袭击!“小子你特么吹什么!就你,我让你两条腿都能给你把屎打出来!”

    江海风为习武之人,最受不了得就是被人鄙视武功不行。

    就好像你说女人松,说男人短……这可都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别大喊大叫的,我和龙龙在这,自然会给你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江河川沉声道,“你说,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小子在背后闷了我一砖。”

    江海风恨道,“要不是这样,就凭他们几个垃圾,能绑住我?”

    这本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龙小斌却说:“风哥,你这可就不地道了,凭我的本事,虐你跟闹着玩似的,用得着后背黑你啊?”

    我去?

    就连亲眼所见的卓、谭都瞪大了眼,看龙小斌的眼神先是意外,紧接着便是钦佩。

    你小子装逼真是凶!这都行!江海风七窍生烟:“就你?

    还虐我?

    来,你给我把绳子解开,我一只手打不死你,你是我爹!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,我要有你这么个儿子,早没脸活了。”

    龙小斌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江河川顿时脸上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江中龙见状暗暗哭笑不得,龙小斌说话也太气人了,江映雪则低着头,尽管努力掩藏,但江河川还是能看见她脸上压不住的笑。

    笑得他肝火直烧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怕伤了我儿子,那行,我就试试你的身手,如果你真有两把刷子,那我就信你,但你要是撒谎,就算你是映雪的救命恩人,我也得要你一只手!”

    江河川压着怒火,一字字的冷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江映雪闻声悚然动容,脱口叫道。

    龙小斌摆明是在装逼,他有什么身手啊,卓凯谭力他都对付不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