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我爱看书网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> 第九百六十二章 日新月异
    冯一平此时并不知道,在伯班克那场从深夜开到天明的董事会中,迪斯尼那位一度比乔布斯还要牛气的掌舵人,迈克尔艾斯纳,在刚才,赢得了董事们对自己建议的赞同,但最后却也算是输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的那个确实对迪斯尼有利的提议,那个肯定得算重量级的项目,最后却轮不到他插手。

    如今牢牢控制董事会的罗伊他们,借此再一次明确无误的向迪斯尼所有人表明了一个态度:现在已经是后艾斯纳时代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了这事,冯一平难免会有些唏嘘,曾经再风光,再无敌的英雄,到了暮年,总是会免不了各种凄凉。

    当然,艾斯纳落到如今的境地,确实也有他咎由自取的因素在内。

    这位已经执掌迪士尼超过20年的强势人物,在为人处事上,还是少了一些通达和圆融。

    艾斯纳恰好和冯一平父亲冯振昌同龄,也就是目前花甲都已经过了3年,但此时他依然没有一丝退休的迹象,甚至连接班人都还没开始培养,或者是压根就不打算培养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可以算是一种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迪斯尼的董事会成员和一些股东们,其实早就在想,迪斯尼确实需要改变,而首当其冲需要改变的项目,正是坐在CEO位置上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但他完全没有看清楚形势,也不懂得向通用前CEO韦尔奇,或者是郭士纳学习,一副打算为迪斯尼献了青春献终生,在CEO的位子上干到干不动为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这些,冯一平一定会建议艾斯纳读一读我们老祖宗的一些哲学,很多时候,激流勇退,其实和奋勇争先一样,都是一种大智慧,大担当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知道这位老先生,临了临了,还要跟自己过不去一回,为自己添堵,哪怕敬佩他的职业操守——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,在董事会如此对他的情况下,还能真诚的为公司的利益考虑。

    但自诩为专家学者的冯首富,从自身的利益出发,怕还是得喷他一句,个不消停的老家伙!

    但是,此时感觉收获丰丰,非常清晰的看到艾斯纳屁股底下的那把椅子,在向自己招手的艾格尔,还没有开始动作,所以冯一平也没能知道迪斯尼那边的动向。

    国内此时已是深夜时分,他正饶有兴致的透过车窗,借着路灯,看着外面这熟悉而陌生的风景。

    不变的,是一些老传统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路旁远远近近的那些村子里,鞭炮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,自然不是有客登门,肯定是在煮过年肉时那一挂例行的鞭炮。

    有时,路旁的那些人家里,除了洋溢着喜气的欢声笑语,还有一种冯一平也非常熟悉的声音,那就是打纸的声音,是为了明天早上过年时拜祭祖先做准备。

    很多这样你不容易看到的老传统,看来此时依然在延续着。

    改变的,那可就多了,可以说,用眼睛看到的一切都在改变,完全可以用很多学生作文里,已经很多记者在报道里,都喜欢用的那个词,“日新月异”来形容。

    因为这条高速,主要是在原来公路的基础上改扩建,路旁的情况,他还是有印象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,如果不看指示牌,他完全不明白自己走到了哪里,原来印象中的那些老房子,现在是十不存一,原址上不是建好了新房子,就是正在建新房子。

    尤其让人欣慰的是,这些新建的房子,无一例外,都在造型上有些讲究。

    在把原本的土砖瓦房,改成钢筋混凝土的楼房不说,还舍得在和适用性其实无关的造型上多花些钱,这无疑有力从侧面揭示了这些原本日子都绝算不上富裕的人家,现在荷包的丰盈程度,或者说,他们对未来日子充足的信心。

    还有在这腊月29的晚上,这路上依然络绎不绝的大货车,更是有力的说明了这一带所蕴藏的经济活力。

    因此在一些目前只能让一辆车通过的路段,冯一平的车,和其它的车一起,停在路旁,等对面的车队先走时,他不但一点都不觉得耐烦,反而觉得非常欣慰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地方,要想达成他的理想或者是实现他的梦想,不可能只依靠第三产业,只有大力发展工业。

    而物流,最能直观的展示一个地区工业发展的程度。

    路旁的那些规模或大或小,此时或者是沉寂无声,或者是依然灯火通明的厂房,则更是一个直观有力的补充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让冯一平感到高兴,觉得欣慰,也冲淡了他心头那淡淡的担忧。

    同样,当道路通畅起来的时候,他知道,前方青山隐隐间,那星星点点的灯火所在的地方,应该就是又一次大变样的五里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自然,还有些地方是不变的,比如黄静萍她家在镇上的家。

    雪弗兰的商务之星停在这栋熟悉的房子面前,冯一平看着那都亮着灯的窗口,没有再穿那挺括的风衣,而是拿起一件羽绒服套在身上,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,亲自提着几个袋子,推开了虚掩着大门,“黄叔叔……,哦,这么热闹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平,你终于回来了,快,快进来,”坐在主位上的黄承忠欣喜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平,”“冯总,”转眼间,那满满的一桌人,全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黄妈妈也闻讯从厨房跑过来,“一平回来了,你看,我是一直留意着外面呢,怎么就没看到,”

    “你又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?快,把东西放下,把外套脱了,屋里热,晚饭早准备好了,就等着你回来,你先坐一会啊,我挑几样先让你填填肚子,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还不饿,”冯一平招呼跟进来的几个人把东西放下,“这些,都是静萍给你们准备的,”

    “姐夫,”黄沁萍从头上探出头来,“你终于回来了,”

    “是,回来啦,这个,”冯一平找了一下,从墙角的那一堆里,挑出三个袋子来,“你姐给你准备的,”

    “先坐,你先坐,”黄承忠拉着冯一平到桌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各位领导过年好,”冯一平笑着对桌旁的那些人说,“这个时候还开会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哪里是开会,我们不是等着见你一面嘛,”赵书记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让各位领导这个时候等着,实在是不敢当,”

    “其它人当不住,一平你完全当得住,”盛正给冯一平递上一杯茶,“我们都想知道,就这一路上看到的这些情况,你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盛正这话一出口,从赵书记,到县长,全都静了下来,等着冯一平的回答。

    老实说,就现在他们对市领导的评价,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在意。

    但他们现在面对的,是冯一平,是带来这系列可喜改变的主要源头的冯一平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冯一平对当前镇里的发展,是不是满意,那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这一路不是连眼睛都很少眨的看着外面走过来,我这会会真的有些怀疑,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,我一直就有心理准备,镇里今年肯定又会大变样,但我完全没想到,变化竟然又这么大,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通过照片有所了解,但亲眼目睹这一切所带给我的冲击,不亚于当年第一次去省城,第一次看到大城市的感受,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本来安静的堂屋,瞬间又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一平你这句话,我们就放心了,”赵书记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,有各位领导在,我对我们的发展,一直非常有信心,”

    “还是先吃饭吧,”黄妈妈走过来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吃了,一平,你不知道,听了你这话,我现在是胃口大开,嫂子,饭够吧,”盛正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够,绝对够,”

    “一平,你肯定也饿了,我们抓紧吃,吃完了,我们带你到各处转转,”盛正期待的看着冯一平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也想好好看看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