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我爱看书网 > 玄幻小说 > 我成了主角老祖宗 > 正文 第267章传闻之物
    “未造成多大破坏居住此区域的人足有近千人,能及时逃出去的才不过数十人而已。最重要的是,本城自有萧某坐镇以来,已经有数百年从未有人敢在城中出手过了。二位道友今天不给个说法的话,休想萧某这般将此事放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面具人冷冷回道。“萧老怪,你想要什么说法?不过死了千百低阶存在,这又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还是萧道友是另有想法,想伸量下我婆子的神通一二。”

    老妪目中异光一闪,现出一丝危险神色的说道。青年道人在一旁听了后,眉头皱了一皱,但最终还是未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二人来血鹤城找我的缘由,但若想谈此事情,一会儿万花夫人和我去一趟较技场如何。只要道友接过我三招,无论胜负如何,刚才的事情就算一笔揭过了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淡淡的说道。“三招?没问题,就是三十招,三百招,老身也全都接下了。”

    老妪狂笑一声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道友答应就行。如此一来,萧某也可算其他人一个交代了。对了,我还忘说一件事情了。二位可不是第一个来到血鹤城的大乘道友,有人比二位还早了一步的。”

    面具人点点头后,又说了一句让老妪一惊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有人比我们还早的找上萧兄了,是哪一位道友消息这般灵通,来的这般快。”青年道士也脸色一变,吐了一口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在旁边待了不短时间了,何不出来和我等几个见上一见。”

    面具人没有理会青年道士的言语,却一转首,冲另一侧虚空说了一句。“咦,道友真是好手段,竟能看破在下的隐匿手段。既然如此,在下也出来见一见几位。”

    一声轻咦声,蓦然从那个方向传出,接着淡淡青光一闪,一名面容普通的青袍男子就直接浮现而出,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阁下。能看破道友的隐匿手段不算什么,整座城池禁制多是在下亲手布置的,任何人想要在萧某面前施展类似神通,都不会有多大效果的。”

    萧冥打量了韩立两眼后,轻笑一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道友还是一位阵法大家,这就难怪了。不过萧道友将在下叫出来,是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韩立点了点头,面现一丝异色。“我很佩服道友的心性!明知道那东西开启时间即将到了,竟在进入血鹤城后不来找我,还能在此地静静的待上如此长时间,连大门都未出去过一步。要是万花和清平道友不来的话,恐怕道友还会继续等下去。但我也没想到,清平二位道友动手的地方,竟会恰好选在道友所在的街道,这算不算是一种巧合。”

    萧冥嘿嘿一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贫道和万花道友可不知道此街还住着另外一同阶道友,只是事先用神念大概扫过,觉着这里人口最为稀疏一些,才会在此动手的。这位道友真是好手段,竟能将修为压制在中低阶境界,连贫道事先都未发现丝毫的异样。不过道友面孔十分的陌生,敢问尊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青年道士也上下打量了韩立一番,和老妪互望一眼后,才面带笑容的问道。“在下姓韩,至于觉得在下面孔陌生是毫不稀奇的事情,我原本就不是血天大陆之人,这一次只是顺便路过贵地而已,也丝毫没有参与你们事情的兴趣。不过刚才若不是韩某躲得快,恐怕也要狼狈一把了,二位道友是不是也要给在下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韩立淡然的回了几句后,就蓦然目光一厉的盯着青年道士二人。萧冥见此一怔,但再望了望清平道人二人后,微微一笑,目中闪过了一丝看好戏的神色。

    清平道人眉头一皱,看了韩立片刻,似乎在确定其刚才所说是否出自真心,才笑容一敛的回道:“原来韩兄是其他大陆道友。先前我二人出手的确冒失了一些,但韩兄打算要什么样的交代,难道也打算学萧兄那样,也要贫道接下三招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三招没有必要,只要阁下和万花道友各接一招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韩立面无表情的说道。“一招!好,我二人接下了。老身倒要看看其他大陆的岛屿哦,倒底能有多大的神通,敢这般大口气。”

    老妪似乎脾气十分火爆,一听韩立这话,当即怒容一现的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韩道友真的只是路过此城,并非是为那传闻之物而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韩某连这所谓的‘传闻之物’都不知指的是什么,又怎可能为此而来的。几位道友放心,在下另有要事在身,只要不涉及我的事情,我也不会对诸位造成任何阻碍的。”

    韩立似乎看出了清平道人内心的想法,平静的说道。清平道人闻言大喜。万花夫人听了,神色也为之缓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旁的萧冥,却目光微微一闪,但马上平静的说道:“不管韩道友是否真为此事而来,在下作为本城东主,自然要好好接待一下几位的。一会儿在较技场切磋完之后,诸位道友一定要赏脸到在下洞府,稍微聚上一聚。”

    “我二入原本就冲萧兄而来,就算不说此话,也打算在贵洞府叨扰几ì的。”清平道入微笑的回道。

    韩立略一思量后,也点了点头。“好,就这般说定了。几位道友先跟在下去最近的一处较技场吧。这里的事情,交给本门弟子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萧冥闻言,脸上露出一丝喜色,再看了看四面八方已经出现的一些血鹤城卫士后,这般的说道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一座直径千丈的环形建筑中间,一层白蒙蒙的光幕一升而起,里面的半空中,萧冥和老妪遥遥相对着。在光幕外看台上,韩立和清平道入则神色平静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片刻后,萧冥轻吐一口气后,口中说了一声“第一招”,就忽然一张口,一道血光一喷而出,迎风一涨后,就化为一口白骨巨刃。此兵刃前头尖端处,镶嵌有数枚银色圆环,迎风一晃,叮当乱响不停。

    萧冥一把将骨巨刃抓住后,一声低喝,手臂猛然一挥,然就直接将手中之物冲老妪一投而去。“噗”的一声。巨大骨刃方一出手,表面一下浮现出无数血色符文,并在一个闪动后,就诡异横跨数百丈距离,直接出现在了老妪近在咫尺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哼,就这点手段吗。”老妪轻哼了一声,似乎有一丝不屑的样子,但是实际上却不敢怠慢分毫,一之手掌闪电般往头上一招后,将一根看似古朴的黑色木钗一抽而出,迎着对面而来的骨刃就虚一划而下。

    一声清鸣声传出。黑色木钗尖端喷出一道黑色火焰,一个晃动后,就缠绕到了骨刃之上,并爆发出刺目的光华来。惊入的一幕出现了。骨刃被在这黑色火焰只缭绕了几下,就硬生生的停在了远处,并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融化开来。